诸子百家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诸子百家>资讯>正文

台湾近日举办关于“新子学”的专题讨论会

来源:《光明日报》 / 作者:陈志平  发布日期:2017-01-04 08:59

本次台湾“新子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是大陆以外地区首次关于“新子学”的专题讨论会。海外学者以及两岸学者在与会发言中深入沟通,进一步深化了“新子学”的理论内涵和影响广度。作为“新子学”研究历程中的重要一步,首届台湾地区“‘新子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必将为“新子学”研究全面纵深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编者按

(图片源于网络)

由台湾高东屏区域教学资源中心等举办的“2016‘新子学’国际学术研讨会”近日在台湾屏东举行。来自海峡两岸及韩国、马来西亚等国的40名学者,针对“新子学”的理论框架与具体内涵、地域差异与发展前景、传统诸子学研究等问题,展开深入讨论。

对于“新子学”理念,与会学者均表示认同。屏东大学简光明教授指出,“新子学”的提出非常有意义,是诸子学在当代新的发展样貌。“新子学”对于传统学术的转型提出新的要求,其进一步的发展则有赖于两岸学者的共同努力。台湾联合大学钱奕华副教授认为,台湾的传统学术研究经历了从以往的经学一尊到当下的西学泛滥的历程。经学一尊,不利于百家争鸣,遏制了其他领域的研究;而过分推崇西学,抛弃传统,又缺乏自己研究的特色,根源是学术的原创性动力不足。“新子学”的提出,开启了学术研究的新视野和新领域,为我们的研究提供了新的思维方式。

“新子学”内涵的讨论是此次学术会议的重头戏。华东师范大学方勇教授作了专题演讲“‘新子学’与中华文化重构”,介绍了自己研究诸子学的历程和“新子学”提出的经过。“新子学”的提出,就是要突破经学思维的禁锢,还经于子,挖掘子学内涵,倡导子学精神,打破对于西学的迷信,增强民族学术自信,为探索民族文化走向提供智力支持。方勇教授的演讲引起了与会学者与听众的极大兴趣,纷纷参与讨论。问题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什么是“子学精神”?“新子学”与传统子学相较,新在何处?“新子学”会不会整合文史哲?正修科技大学吕立德教授认为:在儒家传统教育下很容易陷入固化呆板的思维和倾向。只有跳脱,才能有新的阐释和希望。中华民族面对全球化,诸子思想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多元思维已经渗透到文化、经济、政治各个领域。“新子学”的提出,就是对现实问题的回答,正是子学精神的体现。台南大学张慧贞教授认为:“新子学”的提出,有利于学术的多元发展,但也要警惕碎片化问题。碎片化不仅表现在学术思想上,也会蔓延渗透到各个方面。百家争鸣与思想一统,提倡多元与建立中心,似不可偏废。百家思想如何在“新子学”框架下融为一体,还值得研究。东北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刘思禾认为:“新子学”最大的新,就在于它是一种文化的自觉。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子学研究要在一子一家的具体研究的基础上,从学术走向文化,积极自觉地回答时代的问题,努力引领文化走向,乃得子学真精神,也是“新子学”的“新”之所在。“百家争鸣”,首先要有百家,才能争鸣,所以“新子学”倡导的是文化研究的多元,反对经学、儒学的禁锢。百家敢于争鸣,就在于学术的自信与创新,所以“新子学”倡导的是民族学术的自尊和超越,反对崇洋媚外和人云亦云。“新子学”倡导的是学术的求同存异和兼容贯通,反对党同伐异和“攻乎异端”。“新子学”要承续中华民族的优良学术传统,提倡文史哲不分家,处理好与国学、儒学乃至经学的关系。

对“新子学”的地域差异性的思考和讨论是本次会议的重要收获。韩国江陵原州大学的金白铉教授结合自己在韩国提倡“新道学”的经历指出,21世纪的文化应该有诸子百家的一面,应该有新哲学、新道家、新子学,甚至有西学,这样才有光明。譬如“新道学”,“是应当东西思想和文化的妙和而建立的”。而“儒家、道家、佛教都各具有其界限,因此,严密反思而批评性的继承才对”。韩国圆光大学姜声调教授认为,所谓韩国“儒学”,是中国儒学传入韩国后,基于韩国人的思考能力、意识形态与其价值观,并按照韩国人的需求,批判地接受、独特地变化、一新地发展而改造,长期栖息于当地的生态环境,乃成为本土气息极其浓厚的学术思想体系,它与中国“儒学”有共同的普遍性,同时也有独自的特殊性。简光明教授评述指出,儒学和诸子学在海外尤其是东亚地区的发展极其兴盛,留下了大量典籍。而海外诸子典籍的搜集,将扩充《子藏》的收书数量;将海外子学纳入中华子学的发展脉络中,展开研究,能极大丰富“新子学”的内涵。这是值得注意的领域。域外汉籍近几年渐成显学,其中有关诸子著作的发掘整理、子学在东亚学术中的互动研究,将是“新子学”发展中新的一翼。

黄冈师范学院陈志平教授指出,如今的文化走向,处在十字路口,“这就如同一辆卡车,左边坐着孔子,右边坐着耶稣,开车的人怎么办呢?听谁的?左拐,右拐,还是走直线,这类问题大陆讨论得很多。我们可不可以换一种思维,换一批乘客,大家商量、对话来共同确定未来的方向”。高雄师范大学林晋士教授认为这个比喻很有趣,“也许我们让他们坐后面当乘客就好了,可以提点意见。至于司机,则是我们今天的研究者来当。因此,在座的每一位都有责任”。但他同时指出,两岸文化同源异流,发展路径不同,面临的问题也不尽相同。大陆经历过儒学崩塌,台湾则儒学传统一直得以延续,大陆社会思想比较稳固,而台湾地区本就多元开放,思想五花八门,尤其是近些年西学气氛浓厚。“新子学”要在台湾生根发展,还需要面对和解决台湾自己的文化问题。台湾目前的文化太过重视西洋学术,欧风美雨,挟洋自重,哲学、文学、美术都是用西方传进来的论述方式来架构,弄得中华学术要去依傍西学,结果“抛却自家无尽藏,沿门持钵效贫儿”(王阳明《咏良知》)。“新子学”以独到的眼光和新颖的想法,占据了研究思想和学术的制高点,使我们的研究有相当高的自主性,不用躲在经学和儒学的阴影中,更不用依傍西洋。台湾文化要怎么走,需要大智慧。

原标题:海峡两岸学者研讨“新子学”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