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子百家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诸子百家>诸子哲学>正文

“道可道,非常道”,“道”究竟指什么?

来源:腾讯道学:李大华  发布日期:2020-02-11 21:56

《道德经》第四章: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那么这里的“道”到底是什么意思呢?——编者按

“道可道,非常道”,“道”究竟指什么?

图片拍摄:小妖

此句的意思是:道冲虚,而它的实用从未盈满。渊深啊,好像是万物的宗主。虚灵啊,好像是无却实有。我不知道它是从哪里产生的,似乎是出现在上帝之先。

这章讲的是道体与道用。道的冲虚,说的是道的体;而用之不盈,则是道的实用。

这种关系,其实涉及两种情形,一是一般意义上的体用关系,如物体之体、物体之用;二是本体的体,本体的用。虽然都可以体用来说,但意义迥然相异。

在第一种情形下,凡是物体、器物,皆有其功用,如第十一章所说的“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

陶质的器皿、开门户的房屋,都算是器物、实物,这是它们的实体;而这器物、实体的空虚之处,就是它们的功用。所以说,凡有一物之体,就有这物的功用。

但是,作为道的本体,和它的用,则抽象玄妙,它的体是冲虚不实的,它的用则是实在的,之所以“用之不盈”,就因为它的体是冲虚的,似乎任凭你往里面填东西,永远也不会盈满。

这里当然是比喻的方式,也如同说,道能生万物,也就能容得下万物。

“渊兮,似万物之宗”,是在描述道与物的关系。渊之深,足以生养、包纳万物,好像它就是万物的宗主。

在描述道与物的关系的时候,也就表达了道是一个境域、境界,在这个境域、境界里面,没有什么不接受道的长养的。

“湛兮,似或存”,是描述道的存在样式或状态,似乎是虚无,其实是实有,虚无是表达无所不在、无所不入,实有是表达它是真实的存在,只是看不见而已。这也如同第一章讲的那样,无与有,其实都是玄,都是道的存在方式。

由于老子所描述的道具有这两个方面,故而后人在理解“道”的时候,容易各执一端,有的人从实有方面(如元气),有的人从虚无与抽象方面。“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这是从时间关系上描述道。

“谁之子”,有两种理解,一是把“子”理解为“似”,也就是说,我不知道这个道似谁;

二是我不知道“道”是怎么产生的,依照常识,什么事物都是有生有灭,都是产生出来的,那么道呢?“象帝之先”,“象”在这里也是“似”的意思,与“似万物之宗”、“似或存”相近。“帝”,古今多理解为“天帝”。

依老子的意思,这个道似乎在天帝之先就存在了。老子这里既设问、又自答的方式值得玩味。

依照常识设问,回答却是非常识的,常识的要求是无论什么都有生灭,都是某人、某物之“子”,但“道”却存在于生灭之外,它在天帝之前就存在了。

为何要用“似”、“似或”、“象”呢?这种语气表达的是不甚肯定的意思,老子是否不肯定?

其实是肯定的,只是两个因素使老子采取了这种语气:一是表达的对象是“道”,而非具体的物,所以不能够用“是”、“乃”等直言判断句式,而只能采用描述的语言,而描述就只能用“似”、“或”和“象”了;

二是老子把自己摆在一个“道”的描述者的身份,他只是述道者,并没有说“我”、“吾”就是道,这与《老子想尔注》把“我”、“吾”理解为道的态度是不同的。

道体与道用的关系,以描述的语言表达虽然不够清晰准确,但符合对象以及这种关系的实际。由此也滋生了对这种关系的无限想象和推测。

在这段话里,道既是“用之而不盈”,那么道应当是一种境域与境界;道既是“万物之宗”,那么道应当是万物的生成者;

道既是“似或存”,那么道既是有,也是无;道既是“象帝之先”,那么它应当是一个久远的存在,它与万物之间有时间关系。

这些关系,说到底,集中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生成关系,一个是体现关系。

对于前一个关系,老子说得比较透彻;对于第二个关系,庄子说得透彻一些。

如《齐物论》里说“已而不知其然谓之道”;《天地》里说“夫道渊乎其居也,漻乎其清也”;

《天道》里说“广广乎其无不容也,渊渊乎其不可测也”;《知北游》里面有一段东郭子与庄子的一场对话,更清楚而形象地表达了道的普遍存在。

东郭子向庄子请教:

“人们平常所说的‘道’,在哪里啊?”

庄子回答:“无所不在。”

“请说说在哪里。”

东郭子想要庄子说的具体些。庄子说:“在蝼蚁那里。”

东郭子感到困惑,又问:“为什么那么低下?”

庄子则不理会东郭子,继续说:“在稊稗那里。”

“为什么更低下了?”

“在瓦甓那里。”

“为什么越来越低下了?”东郭子更不解了。“在屎溺那里。”

东郭子不再问下去,干脆不吭声了。看到东郭子这样子,庄子这才回过头来对他说:“先生刚才问道,没有问到实质。主管市场的官员‘正获’向负责屠宰的吏卒问如何才知道猪的肥瘦,吏卒用脚踩了踩猪的腿就知道了,

说什么‘越是下部越知猪的肥瘦’。您只是不要说一定有某种东西是逃于道的。

至道是这样的,至道之言也是这样的。周、遍、咸,这三者名称相异,其实相同,指的是同一个东西。”

庄子之所以在回答东郭子的问道时,把道的存在往低贱的东西上说,就是想表明,既然道存在于蝼蚁、稊稗、瓦甓、屎溺当中,那就没有什么东西道不存在其中了,这正好体现了道的周延、普遍与圆成。

原标题:老子的智慧:道的形象是什么样的?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孔子说,慢慢走,快快到!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