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子百家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诸子百家>百家轶事>正文

徐霞客的生平

来源:轩宇阅读网  发布日期:2020-11-13 00:38

人间人算不得远游客,天地虽广大,也是脚步丈量,耳闻目染,实际都逃不出眼前寸光。未游之地远在何处,已游之地念在何时?——编者按

徐霞客的生平

徐霞客(资料图)

徐霞客(1587~1641),名弘祖,字振之,号霞客,陈眉公为他取的号,出身书香的官僚地主家庭。伟大的地理学家和旅行家和探险家。

据《梧塍徐氏宗谱》所载,徐霞客世系从北宋末年开封府尹徐锢开始。在金兵南侵之际,梧塍里徐氏一世祖徐锢携带大批中原文献随宋王室南迁杭州,其子孙散居荆溪(今宜兴)、云间(今松一江一 )、琴川(今常熟)等地。四世祖徐守诚在南宋宁宗庆元年间以吴县县尉迁居苏州。五世祖千十一于元初迁居偏僻的一江一 嚯罄铮铀锞闶牟皇嗽狈辍G皇且唤 嚯笮焓鲜甲妗>攀雷嫘祺瑁ㄗ直局校┰诿鞒醢滓掠φ校蠲鍪刮魇瘢懈既耍Τ缮硗耍砸黄烦俟楣世铮安匦奂S谝唤 村,寓大雅于诗酒”(一胡一 广《心远先生喻蜀图序》),“朝士高之,赋诗送别,为国初盛事”,“及其殁也,当世名公,若魏文靖、王文端、一胡一 忠安、叶文庄背,皆哀挽铭诔,语无虚美,大书深刻,传播海内”(董其昌《明故徐豫庵隐君暨配王孺人合葬墓志铭》)。徐麒在家乡一方面大规模垦荒开田,一方面广收文集,使徐家成为“辟田若干顷,藏书数万卷”的一江一 南望族。徐麒以景南、景州作为两个儿子的字,以示不忘“南州高士”之祖风。景南、景州又分别以梅雪、竹雪为号,以明志向。兄弟俩筑“梧塍十景”以过隐居生活,“恪守庭训,务农重谷,读书好礼,敦行孝悌;资累钜万,而修身慎行,德量过人,取与辞受,必以其义”(《民谱》卷53《旧传辑略》)。徐景南筑梅雪轩,轩中有经传子史和茶灶笔床 ,轩外栽数株梅树,观书之余,“临窗觅句想林逋,洗鼎烹茶效陶谷”(楼宏题诗),与宾友觞咏为乐。在灾荒和边患之际,徐景南兄弟出谷赈灾,出鞍马助边,为世人称道并被朝廷旌为义民,赐给冠服,并旌其父之墓。徐景南有心报效皇恩,将儿子徐颐送进京师,谋取职务。此后徐家连续五代积极人世,博取功名。

十一世徐颐凭借丰厚的家产和一精一湛的书法,以楷法入中书科,后来被提拔为中书舍人。因病告归之后,亲自督促子孙学业,李东《明故中书舍人徐君墓志铭》说他“教子甚严,不侈服,不重肉,馆于后圃,左右图籍,不令与阑市相接,而日躬课核,至夜分乃罢”。徐颐还不惜重金为子孙聘请名师,华亭状元钱鹤滩罢官家居时,徐氏以五百金延请至家塾;吴中才子文徵明祖父也曾为徐家塾师,文徵明《内翰徐公像赞》云:“内翰一江一 旃馊暌樱瞪恚醇罢俺小H幌却蟾杆仑萦韫幌染晃乱 州守,辱一交一 尤厚”;此外,翰林检讨张亨父闲居时亦曾为徐颐长子徐元献师。李东曾为徐颐撰六十寿序,后来又为他撰墓志铭。此墓志后来散失,徐霞客和从兄仲昭百计搜求,才以三亩田购得。徐经遗像上有文徵明、祝允明、顾鼎臣等人题赞。

徐霞客太祖徐元献,字尚贤,号梓庭,天资颖异,10岁能诗赋,长大后一习一 举业,并博览古经史传、秦汉文词。明宪宗成化十六年(1480)参加乡试,得到主考官罗明仲、李宾之的赏识,取为第三名,并刻写传播其经文。第二年参加吏部考试,落第而归,不久病逝,年仅29岁,几个月之后其父徐颐亦去世。徐元献是梧塍徐氏第一个才华出众的科场追逐者,有《达意稿》若干卷行世,是徐家第一部抒怀言志的著作。

徐霞客高祖徐经,字直夫,自号西坞。《民谱》卷53《旧传辑略・春元西坞公传》云:“少孤力学,淡于世昧,酷嗜学问,虽大厦千间,金珠委地,未尝一着意焉。唯四方贤士大夫至。则坐论竞日,而忘疲焉。”徐经为了继承父祖之志金榜题名,将一切家计都一交一 给母亲和妻子,自己藏身于“万卷楼”苦读。钱鹤滩《万卷楼记》云:“兹楼也,储川岳之一精一,泻鬼神之秘,究古今之奥,焕斗牛之缠,知不可以金谷、平泉视也。”徐经于弘治乙卯(1495)中乡试举人,与吴门唐寅等人以才名相为引重,再加上他“富而不施”,遭人嫉忌。弘治己未(1949)徐经与唐寅同船赴京会试,到京城后,“六如(唐寅)文誉籍甚,公卿造请者阗堙于巷,徐有优童数人,从六如日驰于都市中,都人瞩目者已众矣”,(《唐伯虎全集・轶事》卷二掉三场会师之后,竟满城飞语,传言:“一江一 蝗诵炀呓鹪さ檬蕴狻薄:缶⒉榇Γ骶碇荡渴粑谟校似较⒂呗郏饺巳员幌鞒思⒒叵匮米餍±羰褂谩L埔榧液蟪懿痪屠簦蚱薹茨浚翘葡疤一ㄢ帧弊杂椤P炀槲嚯罄铮彰判豢投潦椤C餍⒆谒篮螅炀瓮⑸饬睿诒1506)北上京师探听消息:卧病京邸,于正德丁卯(1507)客死异乡,重演其父赍志以殁的悲剧。有《贲感集》传世,评者论其诗“类陆龟蒙”(《春元西坞公传》),“不下崔灏”(元寿《<贲感集>后序》)。

徐经家财宏富,在一江一 奈嚯蟆⒛享钙缟成降却τ械亟耐蚰丁H又巍⑿烨⒄矗ù巫忧⒓坛懈钢竟ゾ僮右怠P烨⒆衷弥校旁破纾粤⒚呕Ш缶幽线科纾煜伎驮妫彩悄线科缧焓鲜甲妗P烨⒂泵粲形模河刹┦孔拥懿构蛹嗌懊渴蚤睢保墒瞧叽尾渭踊崾远及裆衔廾W畹姑沟囊淮问羌尉感撩531)会试,本来已经被录取,却因为参考的监生人数太多超过规定的比例而落榜。后来捐资进入鸿胪序班,官至鸿胪主簿。《民谱》卷53《旧传辑略・鸿胪佐云歧公传》说:“其诗文宏雅古博,多自得趣”,有《云歧小稿》传世。

徐洽有五子,长子衍芳,字原润,又字汝声,号柴石,为徐霞客祖父。徐衍芳“博综典故,出入风雅,以古文词为通人所赏识”(《民谱》卷53《旧传辑略・光禄佐柴石公传》)。其父科场失意,寄厚望于衍芳,特筑书屋令他诵读其中。兄弟分家时,徐衍芳虽为长子,却主动放弃祖屋而出居湖庄书屋,研一精一静虑以求科智,结果却像父亲一样“累试数奇”。有《柴石小草》传世。徐衍芳有六子,第三子徐有勉就是徐霞客的父亲。综观徐霞客的家世渊源,有两个突出的特点:一是有隐士高风,二是以诗书传家,二者相辅相成。隐士高风,对徐氏家族来说,不恋慕功名富贵隐而不仕的高士之风可谓源远流长,远祖徐稚一直是他们的骄傲和榜样。在千十一、徐麒、徐景南、徐影州兄弟身上,可以直接看到“南州高士之风”的延续。尽管从徐颐开始,这个高士之家连续几代角逐科场追求功笤,但“高士之风”仍不绝如缕。十一世祖徐颐捐资得官之后不久即以病告归,自称“违养图仕,非志也”(李东《明故中书舍人徐君墓志铭》);太祖元献以泊然寒士自处,“与世之骄侈者远甚”(《民谱》卷53《旧传辑略・经元梓庭公传》);高祖徐经淡于世味酷嗜学问;曾祖徐洽辞官归田,优游林泉,不染尘世事;祖父徐衍芳出入风雅,淡泊世味,以诗酒写性灵。隐逸可以说是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群体生活的大景观,以至于有人认为中国古代历史可以一交一 替划分为“仕文化”和“隐文化”两种时期。不过像徐氏这样高士之风累世传续的现象并不多见,因此,不仅徐氏族裔引以为荣自觉模范,世人也津津乐道,极力推崇。在《晴山堂帖》中,人们一再称扬徐稚的隐士高风。王达善题诗说:“高士令名垂无穷”;解缙题诗说:“南州信义世皆知”;苏平题诗说:“南州高士神仙人,绕轩栽得一江一 南春”。黄呖《梅雪轩记》说,“尝慕乃祖南州孺子之名,所以字之以景南者,有以期之也”;张洪《梅雪轩序》说,徐景南“系南州高士之后,故其名然,作求世德,其在兹乎”;李东《明故中书舍人徐君墓志铭》说:徐颐“虽敛处林壑,而世家誉望,著于东南久矣。君旧谱相传出汉南州高士之裔”。诗书传家,与隐士高风比较,徐氏家族的书香传统更为引人注目。一世祖徐锢随宋室南渡时带来大量中原文献,为徐家藏书奠定了基础;八世祖徐均平与倪瓒为故一交一 ,其子徐麒10岁时已有餐霞御风之异态,倪瓒为他取字为本中,还为他绘《书屋图》并题诗,杨维桢、高启等名流皆有题咏。徐麒奉诏使蜀时,文坛泰斗宋濂以诗送之,《送徐生》之序称:“生,一江一 上故族也。学古储今,以诗文从余”,可见徐麒是宋濂的弟子。徐麒藏书达数万卷,与良朋酬酢觞咏其间,“宇内播扬,咸仰之为山斗”(陈敬宗《明故徐微君墓志铭》);徐景南亦酷好读书,有“梅雪轩”故事;徐颐亲自课子并广延名师;徐元献弱冠成举子,古文歌诗皆有名;徐经藏身于“万卷楼”苦读。徐元献、徐经、徐洽、徐衍芳,连续四代有文集传世,先后媲美,论者叹为盛事,汤焕《〈徐氏家集〉序》说:“往予署学一江一 焓狭泄谏颜呦群笫耍痪逾孕U撸虮蚨嗖抛拥埽獗赜邢透感郑曳ㄏ乳啵庇兴浴保拔羧擞醒裕褐脖竟潭⒃瓷钜病P焓献钥庖灾性南啄侠矗屎趸食娑厥裰蹋衷偈蓝涂瞥鲅桑渑嘀惨苍兑印薄

徐氏不仅“五世以来,文豪于国,诗震于时”(范梅《<柴石遗稿>序》),如前所说,我们在《晴山堂帖》中,可以看到一大批如雷如霆之伟人的手笔,晴山堂石刻因此而“与唐碑宋碣并重”,“三百年来,拓本流传,人争宝贵”(张之纯跋)。徐氏真正可以说是出入有鸿儒的世家望族。徐霞客与其从兄徐仲昭千方百计搜寻先世遗墨题赠,绍继的不止是祖业,应该还包括祖宗的德行风范。何乔远《张侯名宦汇纪序》说:“徐弘祖一布衣也,愍然若其远祖达人。”徐霞客出生在这样一个故族世家,深受祖德家范的浸染,其放绝世务奇情郁然的个性、其目空万卷词意高妙的才情都可谓渊源有自。

原标题:徐霞客身世概述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